我剛剛下課回家,要開門時才發現忘了帶鑰匙,頓時了解到世上最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,而是家門在前卻進不了****


像我這種做事不假他人之手的人,第一件事當然是打電話給溫ㄤ先,看他能不能帶鑰匙回來,不過用"卡濤屋"想也知道,我倆的愛根本經不起,請假拿鑰匙幫太太開門的考驗呀.


想想叫鑰匙郎開個門就要80歐起跳,我看我企跳場脫衣舞也沒這麼"喝嘆啊"~所以天將降大任於婦人也,必先苦其手指...我想是老天爺想讓我沒飯吃時,不致於企當乞丐,至少可以當個小偷 鎖匠先,這個道理讓哇奔郎深深的感動...於是我在不破壞門"恩的"門鎖的前題下用了卡片來開,沒想到短短的20分鐘內,竟然給我開了....這在在暗示我當個閒妻實在是浪費了我的手技,改天大家應該會在"逮丸"的報紙上看到--泰國浴手技界之光--是然"逮丸郎"......


是說,當記者在我家圍堵採訪時,溫老杯老木應該會帶全罩式安全帽出門吧??




這張就是讓我成為手技界第一把交椅 之 不知道重不重要卡..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connie 的頭像
connie

外國老爸台灣媽

conni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1) 人氣()